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律师团队

《流浪地球》有哪些婚姻家事法律知识?


全文字数:2377字,阅读需时:3分40秒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在豆瓣检索电影标签,“美国”+“科幻”可以搜出800多个结果,而搜索“中国/大陆”+“科幻”,搜出的不是像《巨齿鲨》那样的合资片,就是学龄儿童动画片。 不过这个困局马上就要被《流浪地球》破了。 尽管还存在诸多不完美,但中国人在科幻大片领域终于扬帆起航了。

看完《流浪地球》,宁波婚姻家事律师职业病又犯了,今天就来简单谈谈这部电影中涉及的几个婚姻家事的法律问题:

刘启妈妈的“医疗决定权”到底在谁的手里?

影片中,刘启妈妈最后时刻,躺在ICU病房,似已昏迷。此时,刘培强(刘启爸爸)决定放弃治疗。对此,儿子刘启一直耿耿于怀,认为是爸爸害死了妈妈,直到影片最后才以刘培强“壮烈牺牲”的方式完成父子之间的和解。当然,从全片剧情来看,介绍了刘启妈妈已然时日无多,而刘培强的决定可以确保岳父韩子昂能够存活(获得进入地下城的名额,未来也能够照顾刘启),这似乎是电影为刘培强所作决定“合理性”的一种“补强”。

但宁波婚姻家事律师想要讨论的是,刘启妈妈究竟是死是活、该死该活,“医疗决定权”到底应该在谁的手里?是丈夫刘培强还是父亲韩子昂?按照影片设定,当时的人类处于一种极其特殊的生存状态,有个全球一统的联合政府,届时各项法律制度都无法脱离这一大背景,尤其是与“生”和“死”相关的问题。譬如说“抽签决定地下城”(交给概率,绝对随机,不考虑个体强弱),这个制度是否合理,其实有待讨论。

回到问题本身,如果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如《民法总则》)该如何作答?首先要看,妻子有没有事先做过“意定监护”或者“医疗指示预先授权”的安排。如果妻子事先做过决定,如“指定父亲韩子昂作为监护人”。那么站在ICU病房门口作决定的就不是丈夫刘培强,而是父亲韩子昂了。如果是这种情况,决定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父亲韩子昂未必忍心让女儿去死。当然,如果妻子事先没有做过任何安排,默认的第一顺序的法定监护人确实是丈夫,就会出现影片中的情节。因为,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配偶的监护人顺位,确实是高于父母的。

《民法总则》第二十八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

(二)父母、子女;

(三)其他近亲属;

(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刘培强和韩子昂之间的“委托监护”关系

如上所述,刘启妈妈走后,作为父亲的刘培强是唯一的法定监护人。但是刘培强要到空间站上班,一去就是十七年(事实上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了)。那么问题来了,唯一的监护人因为客观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了怎么办?影片中,刘培强把刻有私人通讯码的铭牌交给了韩子昂,说了一句话“我走了,你就是唯一的监护人了……”。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刘培强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委托监护”,受托人韩子昂接受了委托,担任了刘启的监护人,直至刘启成年。影片中的委托是一种口头委托,这在现实中是不可取的。宁波婚姻家事律师建议,最好通过公证的方式进行委托监护,否则口说无凭,即使其他潜在监护人不来打官司(争夺监护权),口头的受托人也是寸步难行的。

韩子昂和刘启之间的“遗嘱监护”关系

影片中,老大王磊带着大家去重启杭州发动机,一路上危机四伏。结果路过上海陆家嘴的时候,韩子昂在“上海中心大厦”不幸遇难。在临死前,韩子昂嘱托刘启:“哥哥要带妹妹回家”。根据影片设定,朵朵是韩子昂救回来并收养的孤儿,韩子昂是其养父,也是唯一的监护人,朵朵目前在读初中,应该未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人。

宁波婚姻家事律师从法律上解读,韩子昂临死前的这句话,属于口头遗嘱(在生命垂危关头,立口头遗嘱是有效的)。这份口头遗嘱的内容,并不是交代遗产如何分配,而是希望哥哥带妹妹回家。这句话其实是一种概括性表达,韩子昂当然希望刘启不但能够带妹妹回家,还要担负起照顾、保护妹妹的重担。鉴于此,宁波婚姻家事律师认为,作为朵朵监护人的韩子昂,其实通过口头遗嘱的方式,指定了刘启担任朵朵的监护人。从影片后续发展来看,刘启成功地带朵朵回家了,作为监护人,刘启是“活格滴”。

《民法总则》第二十九条: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

刘培强和韩子昂,爱的伟大,死的光荣

影片开始,倔强的刘启为何要开大货车逃离地下城,其实是回避即将回归的父亲刘培强,回避已经“失踪”17年的父亲。刘启对天上那颗星星的等待,太长久了,思念、等待而不得最后变成了恨。父亲为了顾全全人类(人类命运共同体),牺牲了家庭小爱,最后也牺牲了自己。牺牲前,他对儿子刘启说出那句“对不起”时,泪滴漂浮在驾驶舱,脸上是愧疚,是不舍,是父亲对儿子最刻骨铭心的爱。

宁波婚姻家事律师想起影片《星际穿越》,当飞船轰鸣,远去星空,留下的是父亲对女儿的决绝与不舍。最终,女儿的释怀,是从引力波中找到了父亲远去的意义。在《流浪地球》这部影片中,也是在父亲驾驶满载燃料的空间站、撞向木星的那一瞬间,儿子刘启找到了对父亲的终极理解,那是用整个地球、全人类的生命谱写的答案。

被外孙刘启称呼为“死老头”的韩子昂同样伟大,先是痛失女儿,再受托担任孙子刘启的监护人,把刘启抚养成人。韩子昂收养孤儿朵朵,担任朵朵的监护人,照顾朵朵。朵朵能够从韩子昂处“偷”出车卡,说明韩子昂确实在照顾朵朵的生活起居。刘启和朵朵私自驾车离开地下城,也是韩子昂(作为刘启和朵朵的共同的监护人)前来看守所“捞人”。

全球救援行星发动机大行动(进入紧急状态)的时候,韩子昂不顾警车追堵、逆流而返,就是为了把两个孩子送到避难所。在陆家嘴上海中心临死前的最后一刻,韩子昂放不下的不是全人类,不是刘培强,而是刘启和朵朵……

刘培强是大爱,是伟大的。韩子昂是小爱,同样伟大。

在宁波婚姻家事律师看来,两个伟大的男人,都是为了心中的爱而死去。

真可谓,生得艰难,爱得伟大,死得光荣!

文 | 明月律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流浪地球》有哪些婚姻家事法律知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