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律师团队

婚姻中的趋同值


全文字数:1151字,阅读需时:2分1秒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新中国成立 70 年了,婚姻从前 30 年的超稳定阶段进入后 40 年,尤其是近年来的动荡期。2003 年以来我国离婚率已连续 15 年呈递增状态,北京和上海更是这方面的领跑者。2018 年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结婚登记数为1010.8 万对,离婚登记数为380.1 万对,其中「80 后」占相当大的比例。

张律师认为这并不是让我们谈离婚色变,而是当代人必须意识到:合理的离婚率是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高的标志之一。

社会关注的是非正常飙高的离婚率。导致婚姻短寿的因素很多,趋同值渐低是一个很重要的但一直没有被重视的因素。

『婚姻趋同』不是一个新名词,但很长时间对其研究只是浮在表层其实婚姻趋同的研究应该能牵出维系婚姻正常发展的深层的介质。

婚姻的双方从两个不同的家庭、地域甚至不同的文化的背景走到了起。两人原有的习惯、个性、理念、价值观等随着不同的婚姻发展阶段,经过自然的化学的过程,一个既带有双方原有家庭烙印又不同于原有家庭的新的社会单位诞生了,在这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中,趋同像人体的神经系统遍布婚姻的枝梢末节,趋同值越高,婚姻的稳定性越好。

现在相当多的新组家庭迅速解体与低趋同值有密切关系,分析其原因:

第一,独生子女的「独」导致其在成长过程中缺乏机会生长出分享接纳、忍让、协同等精神基因和人格特性,而这些恰恰是未来婚姻中二人相互同频共振的基础。一是进入婚姻这些以「独」为特征的新人,仍然会恪守自己婚前家庭的习惯、个性与行事规律,较长时间不能使两条美丽的婚姻线交叉融合,为分手莫定了基础。

第二,婚姻双方家庭介人过多,各自处心积虑地坚守自己的阵地,总想让自己的子女置身于所谓的优势位置,新生家庭没有自己的生活,也就错过了最好的新生家庭成长期,分手的风险升高,双方父母应该懂得新生家庭趋同值和子女婚姻的幸福指数是成正比的,强行横在子女的婚姻之间,只能成为新家庭解体的加速剂。

第三,远距离结合的婚姻使趋同更为困难。所谓的远距离婚姻,是指生活习惯、处世方式、文化物质等有明显差异的婚姻。传统婚姻一般在相同地域、相同文化、相近生活方式的圈子里。现在,社会流动频率增快,流量增大,相对于传统婚姻,这种远距离婚姻的趋同更加困难,一般流动量大的区域,婚姻呈现此特征居多,尤其是大城市,这也是北京、上海离婚率如此之高的原因。

第四,政府严重缺乏对新人的婚前教育,尤其是婚后在提高趋同值方面的指导和训练,只是做些表面文章,口号与形式化居多,缺乏机制保障。政府应该懂得,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每个家庭如同一砖一瓦,是社会这座房子的基础。

总之,如果说传统婚姻里「趋同」是一个自然过程,那么现代婚姻中,趋同教育已经上升为一个至关重要的课题,可以说,趋同教育成败与否,直接关系到婚姻成败。

和谐社会,首先需要家庭和谐,家庭和谐取决于优质婚姻,高趋同值是所有这些的基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婚姻中的趋同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