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律师团队

变天了?杭州家暴男性报案量逐年增长


全文字数:3323字,阅读需时:4分13秒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每月只给老公500元生活费,算不算家庭暴力?遭受家庭暴力报了警,最后却不需要后续帮扶了。这是怎么回事?

杭州市妇联发布了《杭州市反家庭暴力工作调查研究报告(2016-2018)》,今天,张律师带大家一起看看,《反家暴法》实施三年后,家庭暴力的现状都有些什么变化。

2月27日下午,杭州市妇联发布了《杭州市反家庭暴力工作调查研究报告(2016-2018)》,这也是全国副省级城市中发布的首个《反家暴法》实施三年情况白皮书。

反《家暴法》实施三年 报案量首次下降

据杭州市妇联家暴信息平台统计,杭州市主城区发生家庭暴力报案(含报案、求助及社区上报),2018年较2017年同期下降6.87%。2018年为自《反家暴法》实施以来,家庭暴力投诉总量首次下降。

“2018年杭州市家暴报案量较往年有所下降,说明杭州市平安杭州、法治杭州建设取得了实效,也说明杭州市妇联反家暴 ‘一机制、四平台’(反家暴工作领导机制、反家暴宣传平台、反家暴信息平台、反家暴干预平台、反家暴服务平台)工作发挥了积极作用。”杭州市妇联副主席陈辽敏如是说。

家暴求助方式呈现多元化,网络报案成为新路径

根据家庭暴力报案方式统计,2016-2017年,家暴报案方式多为电话报案、上门求助两种。2018年,出现了短信、微信等其他形式的家庭暴力报案方式。

路人更有正义感 公众反家暴意识提升

根据报案人分类统计,亲戚、邻居、路人、保安等非当事人报案逐年增加。2016年109件、2017年204件、2018年390件,2018年较往年明显增加。

非当事人报案多表现为非当事人看见、听见或听闻发生家暴,拨打110或12338妇女维权热线等进行报案。特别涉及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中,邻居或路人报案的超过60%。

这也间接说明通过大力宣传《反家暴法》,公众反家暴意识得到了大幅提升。

杭州市妇联2019年度新闻通报会现场

涉及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呈逐年递

2018年1月,杭州某社区妇联主席向“110”报警称,母亲赵某用杯子打砸12岁女孩小赵,导致小赵脸部受伤流血缝了几针。学校发现孩子带血上学,便与社区联系报警。学校还反映,小赵经常会带伤上学且有小偷小摸等习惯。于是,杭州市妇联请了承接反家暴项目的社会组织相关工作人员数次上门提供心理帮扶。

4个月后,110又接到报警电话称,赵某正在暴打小赵。这一次,报警人是小赵的邻居。民警上门后无人应答开门,于是就联系了赵某,可是,她拒绝前往派出所,民警无奈只能再次上门进行训诫。

根据数据统计,涉及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在上升,10%左右的未成年爱害者选择自己报案。从报案时间上来说,寒暑等假期报案量较多。

“比例不高,但这是一种进步的表现,说明现在的孩子们懂得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权益,”杭州市妇联权益部部长陶陶说,在涉及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中,又以流动人口的子女居多,由于受家庭重组、经济困难、父母文化程度低等因素的影响,案件占比相对较高。

针对这一情况,杭州市妇联与杭州市检察院建立了未成年人家庭暴力的强制干预机制。陶陶说:“我们委托了专业的社会组织参与家庭暴力报案的后续处置工作,主要对未成年人进行心理辅导,降低他们被家暴以及目睹家暴所造成的伤害,防止他们在日常中通过暴力去解决问题。”

受家暴的主要为女性 男性遭家暴开始寻求救助

在所有调查中,有一项调查吸引了张律师的注意:三年来,在家暴报案量总体下降的同时,男性被家暴后去报案的数量却在逐年增长,仅去年就有22件。

受传统观念影响,全社会对男性受家暴的不重视乃至嘲笑,让不少内向老实的男性不敢向社会求助。

尽管受家暴人群以女性为主,但这三年来,男性报案数逐年增长,尤其是在家暴报案量下降的情况下,该数据仍持续增长。

男性被家暴案件又分两种情况:老年男性受到老年女性“报复”,另一种就是年轻“女汉子”发泄情绪。

“老年女性活得比老年男性滋润,这是杭州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有些老年女性在年轻的时候就与丈夫关系不好,年纪大了以后男性因患有中风等疾病,成为发泄多年怨气的导火索。”陶陶介绍,此时多名邻居看不下去了,就打电话到妇联反映。与老年男性家暴不同的是,年轻男性会主动寻求帮助,希望得到调解。“现代职业女性要在家庭与工作中扮演双重角色,压力过大,情绪出口少,因此容易对另一半实施暴力行为。”

90%受害者选择“家丑不外扬”

调查结果显示杭城居民面对家庭暴力,能及时向公安、妇联和民政、所在社区等机构求助。但报警后因种种原因,仍有接近90%的受害者选择“不需要后续帮扶”,说明受害人进一步接受后续跟踪服务及帮扶意愿较低。

比如李女士,被老公殴打,经伤害鉴定已成轻伤,合欢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的志愿者陪同报案。民警询问笔录后,李女士最后怕立案后对丈夫以及小孩以后的工作有影响,不愿立案,只要求离婚。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愿意被救助?排第一的原因竟然是:家丑不可外扬。调查显示,72%的人认为,这是家丑不可外扬。而64.5%的人认为,为了婚姻,为了孩子,忍了也就忍了。

张律师认为对这些家暴受害者,关键是要让受害者确立信心,让受害者自身强大,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所以反家暴任重道远。

杭州将完善三级反家暴工作联动体系

近年来,杭州市妇联联合杭州市公安局推动“家庭暴力书面告诫制度”与“强制报告制度”落实,并且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推动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实施,与杭州市民政局推动成立杭州市反家庭暴力救助庇护中心等,逐步完善市域社会救助帮扶机制。

杭州市妇联还在江干区实施反家暴五大机制及“一次告诫、二次传唤、三次拘留”有效举措,并在全市推广,被全国妇联选树为反家暴典型经验。

文| 青年时报/钱江晚报/浙江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变天了?杭州家暴男性报案量逐年增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8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