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家事、财富商事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人的口碑律师团队

最高院:申请执行抚养费的案件不适用申请执行时效


全文字数:1068字,阅读需时:1分49秒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争议焦点

申请执行抚养费的案件,是否适用申请执行时效的规定?

案例索引

《冯某、程某离婚纠纷执行案》【(2020)最高法执监 66 号】

裁判要旨

从抚养费的性质来看,其属于具有财产利益内容的身份权请求权,且事关公序良俗和人的基本生存权利,事关未成年人和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等弱势群体的利益保护;在抚养法律关系存续期间,给付抚养费的请求权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亦不应适用申请执行时效的规定。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

一、申请执行抚养费的案件,是否适用申请执行时效的规定

从抚养费的性质来看,其属于具有财产利益内容的身份权请求权,且事关公序良俗和人的基本生存权利,事关未成年人和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等弱势群体的利益保护;在抚养法律关系存续期间,给付抚养费的请求权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亦不应适用申请执行时效的规定在执行司法解释没有规定或者其他相关规定不明确的情况下,应当适用基本法的原则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2017 年 10 月 1 日起施行)第一百九十六条明确规定:“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三)请求支付抚养费、赡养费或者扶养费……”。

本案中,淮南中院(2019)皖 04 执恢 2 号案件系对该院(2012)淮执字第 00025 号案件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的恢复执行程序,故本案应当审查(2012)淮执字第 00025 号案件中,程某于 2012 年 5 月 9 日就 2002 年 11 月至 2012 年 5 月的抚养费申请执行时,是否适用申请执行时效。本院认为,程某提出强制执行申请时,冯小 x 尚未成年,其与冯某的抚养法律关系尚在存续期间,且案件尚未执行完毕,执行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进行审查认定。申诉人主张程某在本案中的执行申请超过申请执行时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本案中程某是否可以作为申请执行人追索抚养费

本案的执行依据为民事调解书,民事调解书的双方当事人为冯某、程某。程某作为民事调解书的一方当事人,以冯小 x 的抚养人以及抚养费用实际支出者的身份,在(2012)淮执字第 00025 号案件中追索抚养费,因其请求不受申请执行时效的限制,故案件恢复执行后,程某仍有权作为申请执行人追索抚养费。冯某提出的有关程某并非权利主体,无权申请执行等主张不能成立。

另外,关于冯某提出在(2002)淮执字第 140 号案件中多执行了 37346 元应予抵扣的主张,经查明,该 37346 元系应给付的子女教育费、医疗费,属于民事调解书第二项确定的冯某应当支付的费用范围,且冯某在事后对支付 37346 元子女教育费、医疗费亦表示认可,故冯某的该项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

本文仅供个人、内部学习、研究之用,切勿转载以商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最高院:申请执行抚养费的案件不适用申请执行时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477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