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打造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诉讼团队

个税起征点调至 5K ?!事情并不简单_宁波婚姻律师


全文字数:3988字,阅读需时:6分19秒

2018年6月19日,宁波婚姻律师收到了一则引爆全网刊发、全民讨论深关民生的消息:个税起征点将从每月3500元提至5000元。

距离上一次调整,2011年的2000元提至3500元已经过去了七年。七年间,我国经济总量和国民收入水平已经有了巨大变化。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年至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由 41799元上涨至74318元,增幅近80%;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由24556元上涨至45761元,增幅超过85%。

宁波婚姻律师认为此次修法,不仅是免征额的提升,还有专项附加扣除、低税率级距扩大等重点变动,都会在将来一段时间内产生重大影响。

那么调整起征点的宏观考量在何,对律师群体纳税将带来怎样的影响,税务律师在为企业和个人进行法律服务方面将发挥怎样的优势,迎来什么样值得期待的专业前景?智合邀请到三位资深税务律师解读,他们都表示,事情并不简单。

起征点提升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税务律师王家本长期担任国家税务总局及多地税务系统法律顾问,他表示,此次调整将影响中低收入群体,其中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更为直接。

 王家本

宁波婚姻律师从王家本律师的话中,听出在几项拟改措施中,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是首次增加,这一设置丰富了个税免征类目,也高度贴合民生。

“这样一个设置可能比调高起征点的意义还要大。”王家本认为,仅仅调整起征点,可能有些特别支出无法涵盖,而对于一些老百姓生活的必须支出,比如这几类实实在在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支出进行税前扣除,更直接地减轻了纳税负担。

“这也是制度设计上的一个突破。”王家本说。

 卢国阳

上海律协税法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左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卢国阳认为,此次改革带来的影响是全面的,不同收入水平的群体都有涉及。“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对以这些类型收入为主要收入的群体影响会比较大。

卢国阳解释道:“比如,劳务报酬并入工资薪金,对收入多元化的群体来说税负可能增加;以稿费或版税作为主要收入的作家或网络写手,以专利特许权使用费为主要收入的科技人员,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税的纳税对象,比如律师行业或会计师行业的投资人、合伙人及在其中执业的人员都会受到较大影响。”

“修改力度大,影响层面多。”卢国阳说。

探秘调整出于何种考量?

中伦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资深国际税法和财富规划律师倪勇军认为,此次起征点的调整,可能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量:

一是调整税收政策以应对物价上涨等经济变化,二是顺应国际趋势减低税负,三是税收制度与国际接轨。

 倪勇军

倪勇军介绍,起征点调至每月5000元,也就是每年6万元(约1万美金)之后,我国的个税起征点水平已与美国的1万多美金基本相当。“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接轨力度相当大。”

宁波婚姻律师认为此外,本轮调整中的多项“首次”也体现出我国的个税制度从分类征收向综合征收的转变,也算是与国际接轨的一部分。倪勇军介绍,目前国际上发达国家以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普遍采用综合征收,中国是少有的几个实行分类征收的国家之一,对于制度转变的讨论也一直存在。

“综合征收已经被实践证明相对比较先进,这次调整也是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一步,进入了过渡阶段,目的是税收制度的更科学、更全面和更公平公正。”倪勇军说。

经济体量那么大,个税比例那么小

“中国的个税非常独特。”

倪勇军介绍,中国的经济体量之大毋庸多言,但在过去的5到10年间,我国个税税收占整体税收的比例一直在6%-8%左右,而发达国家这个比例一般都在30%-50%左右,很多发展中国家也都要高于这个数字。“当然,宁波婚姻律师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也意味着我国个税的征收潜力还很大。”

“中高收入群体,主要是投资收入很高的这部分群体,纳税不合规的现象还较为普遍。”倪勇军认为,此轮调整的确将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但主要涵盖的群体是以工资薪金为主要纳税部分的个人和企业。“短期内,个税占整体税收的比例可能不会有明显变化,这取决于很多因素。”

“美国除了联邦所得税,绝大部分的州还有自己的个税征收体系,监管非常严格。”倪勇军表示,即便此次调整幅度很大,个税征收的监管力度也不太可能会骤然加强。个税在整体税收中还属于“小税种”是一个原因。

 

民众呼声:1万元起征?

调高起征点是“众望所归”,但宁波婚姻律师看到不少网络评论和留言中,“1万元起征”的呼声始终很高。甚至有人提出,能否根据地区收入水平划分,分区域设置起征点,比如北上广等地区实行1万元起征。

“的确,全国经济发展东西部不平衡是客观事实,但从立法的角度还是应当遵从税收法定原则,统一征税标准。”王家本说。

中国的幅员辽阔一直考验着立法者的智慧,即便综合了诸多因素考虑,也很难完全绝对公平合理地进行设置。王家本认为,按区域划分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在税收征管当中就很难把握。

“在征管手段和纳税人的税法遵从度没有达到相当高的程度的情况下,按区域征收有很大困难,也可能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复杂结果。”王家本说。

卢国阳还认为,除了可能导致征收的混乱,区域税收标准的不同还可能带来人才的不合理流动。“假设上海1万元起征,高收入群体肯定更愿意到上海工作和纳税,这样可能会加剧中西部的人才流失,对国家整体发展的战略是不利的。”

律师群体纳税受何影响?

37万律师,纳税不是小事。

群体在此轮调整中将受何影响,卢国阳表示,需要将律师群体分为在司法行政部门登记的“合伙人”和其他律师分别探讨。对于一般的“非合伙人”律师,此轮调整的影响不大。

“合伙人税收方面,仅就在律师事务所执业的收入部分来考虑,这轮调整肯定是利好消息。”卢国阳解释,原来收入10万元以上的部分就是按35%的税率计算,而调整后提高到了50万元,提升幅度非常大。

“比如一家5个合伙人的律所,250万元以内的收入都将只计算20% 的税率,这对于大量的规模较小、创收不高,尤其是事先查账的律所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而对于大型律所的影响就比较小了。”他说道。

“另外,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卢国阳指出,“有很多收入比较高的律师,个人收入不仅仅来自律所,还有在外授课、写书等其他方面,高的可以达到一年几十万元。这部分收入将要并入工资薪金进行综合征收,最高税率可达到45%一档,面临‘加税’的可能。”

帮助企业应对调整,税务律师能做什么?

“税务律师能发挥的空间非常大。”卢国阳对宁波婚姻律师表示。

目前,专项附加扣除等新制度都还没有进入实施阶段,具体的标准和尺度还有待确定。“比如子女教育支出,是夫妻每个人都可以扣除,还是整体扣除?还有房租、贷款利息等,是以个人为单位,还是以家庭为单位?包括这个标准是一个绝对的数字,还是一个相对的数字,都需要等待修法后的条例和文件进一步落实。”

卢国阳认为,这些新的变化也给税务律师带来了新的业务空间。“以前的工资扣除很简单,现在扣除项目增加,企业一定会在这方面更细致。税务律师可以对企业的所有员工做一个大调研,包括员工的收入来源和收入构成,理清哪些部分可以扣除,整体降低个人税负,以及帮助企业更规范地处理工资纳税问题。”

此外,个体收入的多元化对企业也是新的挑战,代扣代缴如何操作,也需要税务律师协助处理,律师也可以从团队的角度去为企业提供税务咨询。

 

税务律师大有前景

“税务筹划和咨询、税务法律合规,以及争议解决是税务律师提供服务的三个主要方面。而合规和争议解决就把税务律师和会计师、税务师区分开来。”倪勇军表示。

税务律师有着十分明显的优势。倪勇军认为,三个方向的服务内容提出了这样三个要求:

一是税务筹划要合理合法,要求服务者对税收法律要有比较完整、深刻的理解,除了熟悉条文外,还要看到立法的背景和目的,律师在这方面具有先天优势;

二是高端的税务筹划需要服务者具备综合性的知识,比如除了税法之外,还需要了解投资、并购、金融、海关、外汇等多方面的知识和法律,律师的教育背景也让他们具备的这方面的优势;

三是服务过程中的创造性,律师执业过程中创造性也是一个基本要求。

长期从事财富规划的他认为,“税务在财富规划中肯定占有一个非常大的比例”。国内的私人税务筹划主要是针对个人所得税,“当大家的合规意识更强,监管力度更大,监管环境更严格,这方面专业服务的需求就会全面显露出来,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明显的趋势。”

倪勇军表示,针对个人的税务筹划,国外因为遗产税和赠与税所占比例相当大,业务需求也一直比较旺盛,国内现在还处于潜力阶段,但长远来看税务律师一定大有可为。

“我国的涉税法律服务和欧美还有很大差距。”王家本介绍,“在美国,大约30%的律师都提供涉税法律服务,而我们的律师做这方面的还很少。这几年有一些改变,不少律师意识到税务法律服务是一个很大的领域,全国律协也已经发通知要重点推广这个业务方向。”

美国仅有3亿人口,每年的税务行政复议案件就接近十万件,而我国只有几千件。“税法服务领域很宽,比如‘营改增’之后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问题,什么是虚开发票,怎么定性,如何处理,在法理上和法律设定上都有很大争议,这都是律师可以提供服务的空间。”对于税务律师的前景,王家本非常看好。

卢国阳也表示,目前来看,大量税务服务都在掌握在“四大”会计事务所和税务师事务所手中,专业从事税务服务的律师数量还较少,但这轮修法也带来了新的契机。

“应对此轮首次增加的反避税条款,律师在个人反避税服务方面很有优势,可以弯道超车。”他认为,“第一,个人反避税业务属于新的方向,是新的起跑线;第二,律师因为工作属性,天然和企业家、投资人、高管等群体熟悉,涉及到个人业务时就有更高的契合度和优势。”

卢国阳对宁波婚姻律师说道,有志于从事税法业务的律师可以从个人反避税方面去下功夫,在这个切入点找到拓展业务的新契机。

打赏

评论 7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7

    国家应该补贴我们这些穷人

    德叔1个月前 (07-10)Reply
  2. #6

    还记得小时候五毛钱可以买很多糖果

    Ardella2个月前 (06-28)Reply
  3. #5

    抱怨的人都是来变相炫富的!

    Nina2个月前 (06-24)Reply
  4. #4

    不能把眼光只盯在起征点上,税率更关键!

    天地会小壮丁2个月前 (06-24)Reply
  5. #3

    不痛不痒的新政策,早干嘛去了

    zuilanduode2个月前 (06-24)Reply
  6. #2

    十年了,工资没涨,房价蹭蹭上去了,哎……

    小龙虾走起2个月前 (06-24)Reply
  7. #1

    幸好俺是穷人……

    会使擀面杖的老K2个月前 (06-23)Reply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