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打造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诉讼团队

从孙燕姿生二胎说起,新加坡、港澳台等地人口为何越生越少


全文字数:1426字,阅读需时:2分13秒

宁波婚姻律师本月30日获悉,新加坡歌星孙燕姿在微博上宣布喜讯,诞下二胎千金。众所周知,新加坡与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不同,同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一样施行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经过数十年的积淀,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现代化程度显然高出中国一截,这些差异使得影响生育率的因素不尽相同。

长期的、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是政策导向遗憾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计划生育”不单单是中国大陆所独有的,很多国家和地区在其发展起步阶段都曾经使用或者考虑使用这个政策工具,如中国台湾地区和新加坡。台湾官方于1968年公布“台湾地区家庭计划实施办法”,而新加坡政府也在差不多的时间推出“政府家庭计划”,目的都很明确,就是要在短时间内把过快增长的出生率降下来。

事实上,中国现在鼓励生育政策也已经滞后了。其他东亚国家如韩国在生育率降到更替水平以后10年就推出鼓励生育政策。而中国的生育率在1.5以下,非但不鼓励,反而对大多数人还实行重罚二胎政策,不可不说是一大政策导向的遗憾。新加坡在1987年的生育率为1.62,1988年从控制改为鼓励生育,其后5年的生育率分别为1. 96、1.75、1. 87、1.77和1.76,反弹幅度远低于目前对中国完全放开后生育率反弹的估算。宁波婚姻律师认为完全放开生育并无风险。最关键的是,不应该把孩子增加当成洪水猛兽。在生育率比我们高得多的西方国家,婴儿潮被当成社会福祉。

人口发展_宁波婚姻律师_宁波离婚律师_宁波财富律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生育率并不必然增长

宁波婚姻律师除了政策性因素之外,经济成本因素在降低生育率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经济水平的提高并不意味着生育率的必然提高,从历史上看,恰恰相反。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台湾地区和新加坡的总和生育率开始处于较低水平,此时两地因应形势调整生育政策以期提高出生率,但效果不是太好。香港和澳门虽然没有类似的“计划生育”政策,但是两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生育率也快速下降,其中澳门下降的时间更早一些,经济因素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香港和澳门,中国台湾地区和新加坡也是如此。不断增加的生活压力和高昂的生活成本使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不得不面对现实的考虑,生育及抚育所付出的成本不断升高,使人们对生育望而却步。与此同时,社会向现代化的转型对生育率的降低产生深层次影响。

除澳门之外,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和新加坡的总和生育率快速下降之时也正是这些地区经济发展跃升的时期,现代化促使这些地区社会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变动。比如,人口的城市化和产业转移、女性教育水平及家庭外就业率的提高、西方文化的撞击等促使新一代人更看重自身的发展和享乐的满足,从而对生育的价值有了不同于传统的认识。人口结构对生育率也有重要影响,对这一点要有足够的认识。

香港计生历史显示,女性晚婚晚育推迟了生育率

宁波婚姻律师以香港为例,从80年代以来,人口性别比不断下降,虽然香港有一群规模不容小觑的外籍女性家庭佣工存在,但是依然阻止不了性别比下降的趋势,1986年香港的人口性别比为107.3,1996年下降至104.8,2001年降至102.1,2006年降至97.1,而201 1年则进一步降至94.80。这种情形导致女性进入婚姻的年龄推迟,进而推迟生育时间,从而降低了总和生育率。具体来看,20~29岁女性延迟结婚是导致总和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原因,25~34岁的已婚女性生育率显著下降也是导致总和生育率下降的因素。此外,香港单身女性的数目逐渐增多,对总和生育率的下降也有影响。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