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团队

2018年离婚案件诉讼费多少?


全文字数:3134字,阅读需时:5分20秒

经常有人问宁波离婚律师,2018年打离婚要花多少钱?在这之前,张律师先讲一个小新闻。

如果你关注过国内著名环保NGO组织绿会(全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那一定了解过他们去年发起的一场募捐活动,目的是筹集近100万元的诉讼费。

2017年1月25日,“常州毒地”公益诉讼案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原告自然之友(全称“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与绿会败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9.18万元,由两名原告共同负担。新环保法实施以来第一起引人瞩目的公益诉讼,最终以社会组织败诉的结果而告终。公益诉讼作为民事诉讼的一种,法院向败诉方收案件受理费似乎也在常理之中。但与众不同的是,该案承载着许多社会责任与道德的期望。宁波离婚律师认为,这种“天价诉讼费”在司法程序间接加重了环保组织维权成本,不符合新环保法立法的本意。

上面这个案子和离婚有五毛钱关系?其实不然,经济社会人人都要考虑成本核算,打离婚也不例外。

首先要明确,如果协议离婚,工本费是9元。据说,这个费用全国各地也不太相同,但宁波离婚律师发现最贵的也不过20元。

今天先不说律师与当事人的利益冲突,因为代理费遵循意思自治原则,司法部和物价部门也明码标价,操作空间狭小。今天聊聊当事人与法院的诉讼收费的问题。

2007年4月1日国务院颁布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离婚案件每件交纳诉讼费用50元至300元。涉及财产分割,财产总额不超过20万元的,不另行交纳;超过20万元的部分,按照0.5%交纳。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上诉人)预交。这是书面上的离婚案件花费。算下来,50元至300元,似乎不算多,大多数人也承受得起。何况“当事人交纳诉讼费用确有困难的,可以向法院申请缓交、减交或者免交诉讼费用的司法救助”。

代理费_宁波婚姻律师_宁波离婚律师_宁波财富律师

用诉讼费来减压抑诉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宁波离婚律师个人是反对法院收取离婚诉讼费的,就像宁波离婚律师坚决反对结婚登记收费一样。理由很简单,一是这9块钱的结婚收费国家财力完全承担得起,二是宁波离婚律师一直深信没有人为了贪图这种小便宜而频频离婚、结婚。离婚亦差不多。

那为什么到法院诉讼要收费?其依据的思想是:受益于司法活动的人,理所当然地应该承担司法费用。

作为国家公民,我们每时每刻在向这个国家纳税。纳税的目的之一,是用税款供养国家公务人员,保障国家机器正常运转,为公民提供高质和廉价的公共服务。公民因纠纷需要通过诉讼途径求得公正裁判,正是这个国家应当提供给他的子民们的服务之一。

按照20世纪80年代的诉讼法理论,法院收取诉讼费的解释是,诉讼只是少数公民的事情,国家不应当用纳税人的税款为少数人提供廉价的服务,收取诉讼费,一是减少国家财政负担,二是减少和阻却公民滥用诉讼权利。宁波离婚律师仔细想来,这是非常荒唐的。国家为公民解决纠纷是国家的义务,公民运用国家法律寻求诉讼这一文明的方式解决纠纷,是进步和文明的需要和表现,公民提起诉讼绝无权利之滥用,国家应当提倡并用法律保障和推进。国家用收取高额诉讼费的办法,来限制和逃避对公民的义务,是国家对公民的犯罪。

在美国,曾有人就西红柿是水果还是蔬菜提起诉讼,该诉讼经过几级法院审理,最后由联邦高等法院判决:西红柿不是水果,是蔬菜。在香港提起离婚诉讼,过去法院只向诉讼当事人收取100港元的诉讼费,现在是不收取诉讼费的。目的是方便当事人用法律手段解决婚姻纠纷,倡导和推动社会文明。

英国哲学家密尔曾说:“在我们所列举的有害的赋税中,法律税占有显著的地位。这是对各种诉讼活动课征的一种税。同加在诉讼活动上的所有费用一样,这种税打击了伸张正义的行为,鼓励了违法行为。”

当民众需要花钱才能买司法机构的保护时,司法机构就已失去了公共权力机构的属性,而堕落为富人的保护工具。因为那些不得不提出诉讼的人,是受益于法律和司法活动最少而不是最多的人。有人曾尖锐地指出:“法律向他们提供的保护是不充分的,因为他们不得不诉诸法律来确认自己的权利或使自己的权利不受侵犯,而社会其他成员则在法律的保护下没有受到侵害,无须诉诸法律。”显然,以收取诉讼的方式来限制这些得不到法律保护的人们的权利,是本末倒置的不当做法。

诉讼费收取的下放也滋生了个别法院腐败的灰色地带

有人认为不收费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是滥用诉权。其实,在我国老百姓打官司的热情并不高,“遇讼则凶”的传统思维使大家遇到纠纷并不首先选择诉讼。

当然,诉讼费收还是不收,这似乎是一个无解问题,何况我们普通老百姓说了也不算!

按照人们通常理解,法院是最讲法的地方,就应当是最按规则收费的地方,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某沿海的中级法院在《司法服务新农村建设的调研报告》中曾经指出:打一场离婚官司,少则几百,多则几千甚至上万元的花费,对相当一部分还不富裕的农民来说,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请律师打场官司哪有那么多花费?宁波离婚律师告诉你,个别地区确实需要这么多,原因就在于某些法院乱收费。

上述报告中透露,曾经有法院规定离婚案件诉讼费一律收3000元,让当事人发出“离不起婚”的感慨。当然近些年,国家对司法队伍整治比较严厉,这种悖离人心的现象已经很少见了,但不代表不存在。

当事人因诉讼对法院的意见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诉讼周期长、审判效率不高,耗费了当事人过多的时间与精力,给当事人的生产、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这是间接成本;二是对法院收费的意见,不只在于收费标准的高低,还在于某些费用是否应当收取;三是对法官因工作责任心不强、不自律等因素所造成的隐性诉讼成本增加有所不满。

宁波离婚律师有个律师朋友在东北某地办理过多起离婚案件,依照法律明文规定,法院应该收取50元的诉讼费用,但当地法院却在50元以外额外收取了2000元的诉讼费用。问有没有依据,其工作人员称“是院里统一规定的,有问题请找领导,我只是执行者”,多霸道啊!

现实是当事人解决诉争的维法成本越来越高

当然,这也不能只怪某个法院。

2010年5月,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法院执行庭的一名法官,在执行案件时向当事人一方索要1.9万元办案经费,理由是“法院经费不足,一般要求按执行款10%向法院缴纳赞助费”。结果整个过程被录像。得知该事后,该院副院长和执行局长出面退费,并要求当事方“得饶人处且饶人”,少要点赔偿。

近几年,从基层法院的人民法庭到高级法院,都在翻修或者新建办公楼,搞得如同宫殿一般金碧辉煌。但买得起马却配不起鞍,法院的软硬件建设,应当由地方政府或国家划拨资金,实际情况却是由法院自己买单。在雄伟庄重的审判大楼里,堆满了以法院为债务人的巨额债务。

地方财政没有给地方法院拨付足够的经费,法院为了生存和运转,不得不在法律规定之外拓展诉讼费收取空间,法院乱收费,老百姓打不起官司,将大量的可以诉讼解决的问题带到了社会上,形成新的社会不安定因素。

上述案件中,如果不是当事人留个心眼偷偷录像,即使举报,也很难查有实据,这说明,该案被曝光有一定偶然性。多数当事人给法院交钱,即使不完全心甘情愿,一般也不会太过较真甚至“撕破脸皮”。

高昂的诉讼费,成了社会弱势群体寻求司法救济的瓶颈。国家没有建立低廉的诉讼费制度,再加上现代诉讼制度、诉讼程序的复杂性,当事人不借助律师的帮助,单靠个人往往难以全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这使得当事人寻求诉讼解决纠纷的成本越来越高。

某些情况下,欲寻求诉讼途径解决纠纷的当事人,几乎到了穷困潦倒的边缘,有的农村当事人确实离不起婚。这些贫穷但感情破裂的当事人,只好望法院而兴叹,由此而引起的家庭暴力和和刑事案件不在少数。

那么,面对法院的乱收费,你该怎么办?

只能看自己的情况而定,如果乱收费的钱不是太多,你又着急要离婚,那只能硬着头皮挨宰了。

这就是理论上的法律与实践中的法律不同之处。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2018年离婚案件诉讼费多少?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离一次婚,掉一层皮

    Karen2个月前 (08-31)Reply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