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团队

从歌手卢凯彤的抑郁自杀看当代婚姻家庭与心理健康 “你是病了,不是错了”


全文字数:3506字,阅读需时:5分5秒

宁波婚姻律师从大学时代就很喜欢黄耀明的两个小徒弟——AT17(林二汶、卢凯彤),眼看这对香港的女生组合从青葱年纪到成家立业,自己也因为工作原因,与这对可爱的小女生越走越远。尽管有些年头没有关注人山人海品牌下的音乐作品,但是昨天刚看到这则黑色新闻,还是震惊到了。令人心疼的是,卢凯彤还是因为性取向才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心力憔悴,失守心魔,才有了不可挽回的唏嘘结局。

痛定思痛,一旦家庭系统不平衡而带来紧张与压力时,家庭就会有某些改变,例如形成家庭失功能状态、家庭成员行为异化等等。

今天,宁波婚姻律师就夫妻双方的心理健康与家庭婚姻生活(尤其是同性恋婚姻)加以聊一聊,希望能够帮助那些陷入心理漩涡的朋友及其家人们。

两性关系_宁波婚姻律师_宁波离婚律师_宁波财富律师

婚姻质量直接冲击夫妻心理健康

毫无疑问,婚姻的质量与处于婚姻关系中的人们之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关联性。已有研究指出,不正常的婚姻或恋爱的关系也经常被视为和抑郁情绪有关,甚至是导致抑郁症的因素之一。抑郁症患者的抑郁程度明显受到与配偶互动时是否感受到关系中的支持、互惠或出现冲突及负面互动等因素的影响。甚者,婚姻不合不仅是抑郁症很显著的危险因子,也会影响其抑郁症状的维持以及对治疗的反应。有研究已证实,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在离婚、分居、丧偶状态下,比较容易罹患抑郁症。

由于流动频繁,夫妻一方外出打工,长期分居造成感情淡化,加上外出工作者的思想认识、传统观念、思维方式等受到多元文化的冲击,与仍然坚守在老人、孩子、家闶的另一半距离越来越远,双方在思想观念、行为习惯等方面形成反差,导致离婚的状况增多。以中国为例,离婚率从2004年的1.28%。逐年上升到2012年的2.29%,呈现上升趋势(人民网,2013)。亦有报道显示,婚姻家庭变故而引发的抑郁症发病率达80%以上,25到50岁的中青年人群抑郁症的主要发病人群,占门诊量的80%。孩子在这种不稳固的家庭结构下成长,他们不是经历隔代教养就是在缺乏父爱或母爱的原生家庭成长(父母离婚或父母分隔两地),会造成人格的某种不安全感,日后易发生某些心理问题。因父母离异而遭受心灵创伤的孩子,长大后会加倍不信任婚姻,他们这一代人的离婚率较之父辈母辈,将会呈翻番态势。

宁波婚姻律师看过一份MIT的研究项目,数据显示,在对100名少年犯进行的抽样检査中发现,有60%的人来离异家庭,父母的出轨和争吵是造成他们产生暴力行为和冷漠性格的真正元凶。父母离异是孩子心灵健康的杀手,这些易助长孩子对父母产生一种爱恨交织的情绪,正如精神分析学家克莱恩的观点,自己又爱又恨的父母亲原来是同一对象,无法对其发泄,转而陷入“抑郁心理状态”(Depressive Position)。同时,孩子自幼环境所造成的阴影,在未来某应激事件下易被触发,形成抑郁。

抑郁症对婚姻关系也会造成困扰

一个可以肯定结论是,抑郁症常造成婚姻不合。当抑郁症状有所消长时,婚姻关系的质量也随之起伏。抑郁症状和婚姻质量的关系呈现出两个方向性,一个能导致另一个的状况发生,反之亦然。在抑郁症对婚姻的影响方面,许多研究指出,与没有精神疾患的配偶相比,在抑郁症患者的配偶关系中有较低的婚姻满意度及较多的婚姻冲突,或是有较多的愤怒与敌意、较少的合作以及容易出现负面的自我评估。若婚姻中有一方得抑郁症,以离婚收场的概率髙达平常的九倍之多。

有报告显示,抑郁症患者比非患者有较多不满意的婚姻,这可能跟患者的负向归因有关,也可能是因为患者所造成的负担或引起配偶感到困扰和生气。而抑郁症患者和伴侣互动的问题和抑郁症患者与其他人互动的问题相仿,在面对婚姻的冲突,细郁症患者也有较多不适应的因应行为,如争执、自我责备或贬抑、逃避等不良问题解决等。

简言之,抑郁症患者及其伴侣的互动,常会出现负面的沟通或不适应的因应,而感觉到髙度的压力,甚至持有较髙的敌意或不愿合作的态度。这样的互动质量,一方面是抑郁症带来的影响,但另一方面也可说是抑郁症形成的后果。然而此互动质量若长期未加改善,则显然不利于抑郁症的复原与婚姻关系的维持及改善。

抑郁症对亲子关系也会造成影响

普林斯顿大学的某个研究机构在1996年指出,罹患抑郁症的父母比一般父母,每天较少和孩子在一起玩、拥抱、为他们朗读或唱歌和其他例行工作,也较容易从和孩子的日常活动中感到挫折。更有甚者,抑郁症患者在互动中出现的抑郁式的人际关系形态(如经常出现无助、社交退缩、愤怒、忽略感受、无效的沟通及冲突协商等较差的问题解决的技巧)也可能出现在他们与孩子的互动上,甚至对孩子出现生理或心理的虐待。抑郁症父母和孩子都容易对互动出现无能、挫折等感受,且可能会相互引发这类的负面感受。研究指出,父母若有抑郁症状,则会增加儿童、青少年罹患抑郁症的风险。

除了父母罹患抑郁症有其先天的基因或遗传因素影响外,后天因素如提及的承受家庭的压力,包含婚姻的争执、来自父母的不良环境,或是源自父母的示范、父母负面的想法及批判、社会的剥夺等因素的影响,或是感应到家庭中纠结的情感、对生活担忧聱备的家庭氛围,均是父亲或母亲是抑郁症患者的孩童增加罹患抑郁症风险或是对其心理健康发展的不利因素。

宁波婚姻律师知道还有一种独特的抑郁症形式,叫“襁褓抑郁症”,频繁地与母亲分开的小孩,在一岁的后半年会有此症,混合了不同程度的症状,像恐惧、悲伤、爱哭、排斥新环境、退缩、迟钝、发呆、没胃口、失眠和闷闷不乐的表情。襁褓抑郁症有可能在四至五岁时开始演变为“发育不良”。有这种症状的儿童没什么感情,不喜欢和人接近。五岁或六岁左右,他们会表现得极为别扭、暴躁,而且睡不好也吃不好。他们不交朋友,几乎没有信心,老是尿床,这些都是抑郁症状的表现。有些儿童会变得畏缩,有些则愈来愈古怪和喜欢搞破坏。由于儿童不像成人那样会想到未来,无法组织i己忆,所以很少想到生命的意义。他们的抽象情感尚未发育,不会感受到成人抑郁症的无望和灰心,但性格却会趋向消极。总之,一旦孩子在性格成长过程中养成负面情绪与模块,便会造成日后习惯性的负面归因,进而影响到他与其他人的互动。

以上这些工作的不确定感、移动频繁、家庭解构等新自由主义的空间剧变,事实上加剧了精神分析学中的丧失依附现象,也就是人们可依托的对象与结构变得浮动,剧烈变动的环境所造成的失落感、不确定感、无安全感和孤寂感加剧,因而导致抑郁症状。当不健康的家庭形态不断地产生,家庭中的孩子自幼在这种环境下造成的阴影更会为日后其抑郁症的发展埋下伏笔,这也符应客体关系理论的论点。

尝试支持性心理行为有利于抑郁症的康复与治疗

“倾听,是多么重要!¨宁波婚姻律师的一个患了抑郁症的当事人说,她至今无法忘记前夫那张几乎扭曲、愤怒的面孔。他摔东西,大声喊:“你别说了,别说了,你说那么多,我实在受不了!”可是,当年在病态中,她就是要通过反复地说,来宣泄内心的抑郁。她当初犯病,是因为工作单位人际关系不好。回到家,觉得丈夫是自己最亲的人,便习惯性向他诉说。但丈夫不能理解。她的病情反复发作,后来她丈夫提出离婚。如今,离婚已经六年的她,内心还是想念前夫,尽管并不能从他那里得到关怀。

“耐心倾听患者的自动述说,使患者感到有人正在关心和理解他。倾听是所有心理治疗的前提。”中华医学会主编的《抑郁障碍防治指南》认为,支持性心理治疗是抑郁症治疗和康复的主要手段。常用的技术是倾听、解释、指导、疏泄、保证、鼓励和支持等。

对于家属如何倾听,宁波婚姻律师建议首先要区分患者轻、中、重三个级别。如果是重症患者,以陪伴为主,减少说教,不做思想工作,不提指导性的意见,默默地陪伴,患者有需要就给予帮助;如果是轻症患者,要了解他想要什么,可以谈得比较深入。但主要是让他倾诉,切忌以社会标准要求病人。

家庭的倾听和耐心解释对患者康复非常重要。在最初接受治疗时,医生对患者的疑问更要耐心倾听和解释,有时一个问题需反复回答和解释才能消除患者和家属的疑虑,否则很难使患者坚持用药。抑郁症的治疗是长期的,长期服药可降低复发的风险。

由于目前我国医疗资源紧缺,病人太多,很多医生的门诊时间很短。但有时简短几句话也可使患者得到安慰,例如“抑郁症是能治疗的,肯定会好起来的,一定要有耐心”等。家属也可照此来鼓励和支持患者,通过倾听、解释、指导、疏泄、保证、鼓励和支持等,赢得治疗时机。

家属与患者本人沟通时,宁波婚姻律师认为最好不要给患者一些否定性答复。不批评,不指责。和病人交流,不能像做一般的思想工作那样,有些问题可能暂时鳃决不了,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如症状使患者缺乏自信、看问题态度消极、易产生挫折感等。可以采用迂回的方式,病情较重时应以安慰和支持为主。无条件的理解对患者的康复可有较大帮助。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从歌手卢凯彤的抑郁自杀看当代婚姻家庭与心理健康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你好,男方有抑郁症,恢复的不错,因为某种原因,双方同意离婚,男方净身出户,把房子给女方,两个孩子也有女方带,孩子都是女孩,一个十四岁,一个二十岁,请问应办理什么样的证明使此离婚有效?

    Vic2个月前 (08-08)Reply
    • 签订好书面离婚协议书,然后双方约个时间去一方的户籍所在地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

      张月红律师2个月前 (08-11)Reply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