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团队

只有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未来会被淘汰?


全文字数:3247字,阅读需时:4分23秒

导读

宁波律师按:粗放增长时代,律师事务所管理几乎无人细究。而现在,管理能力是律师事务所竞争力的核心之一。律师事务所的反击当“四大”通过收购、联盟等多种形式对律师事务所及其业务领域不断“侵蚀”的同时,律师事务所也在构建自己的法律、咨询、技术一体化服务。未来律师事务所新发展模式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国家智能合约区块链

区块链+智能合约,有国家已经出手了。

最近,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级科技研究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旗下Data61联合IBM和Herbert Smith Freehills律师事务所已经完成“组队”,以建设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平台——澳大利亚国家区块链(Australian National Blockchain,ANB)。

IBM表示,这只是将他们的区块链技术推向全球的第一阶段,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律师和企业都能有效使用智能合约,其还可以实现与物联网设备的关联。

2016年,澳大利亚财政部就联合Data61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可行性进行了研究,主要目的是推行试验项目,测试分布式记账技术是否对政府服务或其他领域有益。

HSF律师事务所参与此次建设,将为项目提供法律专业知识。而如果最终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得以广泛应用,大量的律师事务所和公司将合同数据放在国家区块链上,一个“国家合同图书馆”或许就能出现,成为国家级的“法律基础设施”。

让使用智能合约成为律师事务所的日常,可能还要长达10年的时间,但很明显,落地有声的第一步已经迈出。

律师_宁波婚姻律师_宁波离婚律师_宁波财富律师

法律科技“风光无限”

强则输出。

早先在金融科技方面取得成功后,英国政府正准备带领一支法律科技贸易代表团“出征”奥地利和瑞士,向这两个国家推广英国法律科技供应商。

这个项目得到了英国司法部的支持,由英国国际贸易部和苏格兰国际发展局共同牵头,对所有在英国从事法律科技领域业务的公司开放,包括法律AI和专注于自动化的供应商。两国的活动预计将吸引合计超过350家律师事务所和法律顾问代表。

英国的法律科技公司可能对这两个市场都不太了解,但瑞士对初创公司和科技创业公司来说已经并不陌生。近年来,瑞士已逐渐成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企业家的聚集地。汤森路透还在苏黎世设立了一个孵化器实验室。

不仅得到政府支持,法律科技公司还有来自投资机构的青睐。

全球知名的Kira System近日获得纽约风投公司(Insight Venture Partners)的5000万美元投资,为该领域人工智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融资。

2016年3月,“四大”之一的德勤就与Kira开启合作,将人工智能合同工具引入会计、税务、审计等工作流程,代替人工处理合同和文件。一些全球领先律师事务所,包括“魔圈所”安理和富而德等都是Kira的用户。

此外,知名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中如Elevate也与Kira有着深度合作。借助Kira,Elevate能够为客户节省50万美元和5000小时的文档审核时间。

近期,法律人工智能迎来了融资热潮:Seal Software——3000万美元,Eigen Technologies——1750万美元,LawGeex——1200万美元,Luminance——1000万美元……

资金正在涌入法律技术的最前沿,尤其是法律AI公司。新的公司和产品也层出不穷,各有所长。后起之秀Author宣称自己的机器学习速度是传统AI系统的100倍,其为之研发了多项正在申请专利的AI技术,如小数据集学习(small dataset learning)等。

而根据国际法律技术协会(ILTA)的统计,2016年,算上最基本的文档自动化工具,只有2%的受访者已经使用AI系统。现在,任何企业、律师事务所、四大或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都不可能再拒绝科技的力量。普遍下行的经济形势下,借助技术工具调整杠杆率以保持或提升收益,是专业服务机构必须做的事。

“四大”的侵袭

2018年8月初,安永收购Riverview Law的消息引发了全球法律市场大范围的关注。

一边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目前在全球81个司法管辖区拥有2200多名律师。一边是知名的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与Kim Technologies的合作让其在AI技术方面实力强劲。

两相结合后的EY Riverview Law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员工人数从100人扩张到3000人,这会给全球法律市场带来什么新的变革,预示了未来法律服务竞争什么样的方向?

智合曾在《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的崛起对律师事务所的影响及未来趋势报告》中分析,自2014年以来,由会计师事务所、平台和法律科技公司构成的新兴市场主体,在全球多国的法律市场中“东征西战”。

2013年,安永管理层曾提出过“Vision2020”计划,即到2020年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专业服务提供机构”,其中重要的一块就是在法律服务领域的拓展。通过其跨界运营模型(Multidisciplinary Operating Model,OME Law)和与之对应的人员配置,安永能实现其在合同贸易、知识产权、监管合规、雇佣关系、数据隐私、银行金融等多个方面提供服务。

而收购Riverview Law,则代表和预示了安永乃至“四大”向法律市场进军的实际行动和更深谋划。

EY Riverview Law将沿用此前的服务模式,律师、客户经理、数据分析师和安永的其他精英专业人士将结合在一起组成项目团队,成为企业的一个外部法律部门,解决常规法律事务,而让内部法律团队更专注于公司战略层面,以此实现“替代”和“增值”。

根据汤森路透和律师事务所管理咨询公司Adam Smith, Esq.的预测,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的市场总量将从2015年的2亿美元增长至2025年的55亿美元,而直到目前,市场中都缺乏重量级竞争。安永的本次收购,预示着替代性法律服务市场“巨头玩家”时期已经到来。

律师事务所的反击

当“四大”通过收购、联盟等多种形式对律师事务所及其业务领域不断“侵蚀”的同时,律师事务所也在构建自己的法律、咨询、技术一体化服务。

2018年8月14日,加州律师事务所Keesal,Young&Logan(KYL)和法律科技公司Mitratech共同宣布成立“TAP工作流自动化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帮助客户改善其法律事务流程。

此次合作还促成了KYL创立Keesal Propulsion Labs(KPL),这个实验室将作为“客户团队的延伸”,旨在为帮助企业应对复杂的法律和商业挑战。Mitratech将在整个咨询服务中发挥关键作用。

这不是第一家建立咨询式(consultative-style)业务部门以帮助客户满足技术需求的律师事务所,也不是第一家与法律科技公司合作提供联合服务的律师事务所。但这样的合作透露出的一个趋势是,大型美国律师事务所也正在拥抱法律科技,将其作为拓展商业模式的一个重要途径。

KYL的首席信息官(CIO)表示,“通过建立跨界协作将人、流程和合规结合起来”,实验室的目标是打破解决方案供应商、律师事务所和客户之间的隔阂,实现三方一体的紧密合作,让法律运营(legal operations)转变为驱动组织创新的卓越核心。

类似的,也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了自己的法律运营支持团队,比如Fenwick&West LLP的团队就包含了IT应用开发、客户服务、知识管理、技术支持、社会责任、信息安全等小组。

律师事务所早已经不是只有律师的组织,进行商业模式延展,与投资、咨询、技术紧密结合,向综合化专业服务机构发展也已经有大量实践。

法律人的明天

天下皆变,概莫能外。

中国法律市场也在过去三五年间经历了方方面面的巨大变化。粗放增长时代,律师事务所管理几乎无人细究。而现在,管理能力是律师事务所竞争力的核心之一,更催生了管理理论、软件工具的更新。

同时,强同质化竞争的市场中,如何构筑差异化品牌,如何借助技术降低成本,如何激发律师事务所内部交叉销售,如何平衡人才杠杆,如何协调合伙人关系……

如何谱画书写法律行业的未来?都需要律师与律师事务所开路者们共探共商。

来源:智合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只有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未来会被淘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