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婚姻财富领域的法律自媒体,致力于成为宁波最具影响力的婚姻家事团队

缅怀!刑侦专家张欣早年事迹


全文字数:4293字,阅读需时:6分12秒

法律咨询专线(微信同号)13757488909

宁波律师按:论国内手绘模拟画像破案的技术人才,张欣老师论第二,没有人会抢“第一”,著名的白银连环杀人案就是张欣老师画的犯罪嫌疑人像,相似度让高家人惊诧。作为刑侦专家,张欣老师仍然兢兢业业、披星戴月,最终因连续加班、劳累过度突然发病,经抢救无效,于2018年10月20日19时许不幸逝世,享年58岁。张欣老师长期奋战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第一线,在模拟画像缉捕罪犯领域成绩斐然、功勋卓著。英雄已逝,忠魂永在!再次摘录入一篇张欣老师2002年刚出名不久的采访稿,以示缅怀!

张欣是上海铁路公安处技术科专画模拟罪犯人像的画家。他画的罪犯模拟像,在不少案件的侦破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他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大江南北的城市和绵延千里的铁道线上。

张欣是个潇洒、英俊的小伙子,两只眼睛不算大,却又黑又亮。他的目光闪烁着聪明、机智,富有一种洞察力,这种洞察力是来自警察的职业性还是来自画家的天赋,说不清楚。总之,他给人们的印象并不全像电影里的那些年轻、坚毅的刑侦人员,他身上还显露着一种艺术家的气质。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画模拟罪犯人像的?”

“3年多了。”

“这个工作难度大吗?”

“也难,也不难。”

“这项工作很特殊,有些神秘感……”

“也很苦。”

说着,他笑了,笑得坦率而又质朴。简短的对话,深深的内涵,让人久久地回味。

张欣的童年是在松江县城度过的。从小就喜欢绘画,他的第一幅画是在家门前的土地上完成的。胖乎乎的小手拿着树枝,画太阳,画月亮,画小人,画喜欢的一切,画希望的一切,只是那时小小的张欣,天真的张欣,还不可能意识到二十几年后画画竞成了他的工作,成了他所追求与热爱的事业。

1977年春天,张欣告别了故乡,去海军司令部通讯总站服役,成了一名通讯兵。水兵总是离不开大海、离不开军舰的,可是张欣这个水兵却住在北京海军司令部的大院里,每天和一些军用通讯设备打交道。当然,蔚蓝的大海、雪白的海鸥也曾编织过他的梦,那是年轻水兵的梦,那是远离大海而又充满了海的情思的梦。

“机遇对我生活道路的影响太大了。当兵的时候,我有机会结识海军的一些画家。开始我着迷似地看他们画画,后来他们教我画画,画素描,画国画,画油画,我把我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画画上了。我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激动,兴奋,渴望中的满足,满足中的渴望……就像我在梦中看到大海那样,一颗心完全被征服了。”

张欣说得多好啊,他是被大海征服了,那是一片艺术的大海,那是一片充满魅力的大海。新奇而又亲切,美丽而又壮阔。当年,如果他没有机会结识海军的画家,就不可能接受这片艺术之海的熏陶,更不可能走上今天的工作岗位。是的,生活中人们会有一些机遇,有时能意识到,有时又意识不到。如果有了机遇,并能及时把握它,就会获得成功。最明亮、最绚丽的火焰,有时是由意外的火花点燃的。

“小张,听说根据你画的罪犯模拟像破了不少案子,能不能讲几个案例给我们听听?”

“有些案例时间长了,许多细节记不起来了,就随便讲两个吧。”

刑侦_宁波婚姻律师_宁波离婚律师_宁波财富律师

说着,张欣找出一张罪犯模拟像,递到我的面前——1989年4月8日夜,苏州火车站发生了一起行凶抢劫案。两个民工在站台上被打成了重伤,送往医院抢救,而凶犯却逃得无踪无影。经侦查,车站附近某招待所的3个服务员反映,有两个住宿的男青年与凶手的特征相似,他们曾进过车站,行动有些可疑。张欣根据3个服务员和两个受害民工所陈述的凶犯特征,画了一张模拟像,交给受害者辨认。两个躺在病床上的民工吃力地睁开眼睛一看,立刻叫道:“是他,就是他!”于是,根据张欣画的罪犯模拟像,立即张开了一张严密、警觉的大网。3天后,凶残的罪犯就被缉拿归案了。

1989年9月15日,上海杨浦火车站3481次货车第一节车厢内发现一具无名男性童尸。经法医检查,死者大约12岁左右,颈部有勒痕,是被他人勒颈后造成机械性窒息死亡的。这是一起重大杀人案。被害者是谁?凶手是谁?他们从哪里上的车?凶手什么时候逃离现场的?……长长的铁路线,有数不清的城市和乡村,货车所停靠的车站人来人往,到哪里去找破案的线索呢?

3天后,刑侦人员在南京站找到了值乘3481次货车的司机和副司机。他们反映货车到达南京站时,曾看到一个20多岁的瘸腿男青年,拄着拐杖,从第一节车厢走下来。

张欣按照两位司机反映的嫌疑对象特征,分别画了两张画像,两张画像比较接近,他又将画像的共同点精心地组合在一起,完成了罪犯模拟像,同时又画了罪犯的全身正、侧面画像。模拟像很快发到了铁路沿线的有关单位。

两周后,杀人犯陆银忠在苏州西站被抓获。当民警拘捕他时,他还故作镇静:“你们……你们干什么?”

“我们等了你好多天了。”

“你们看错人了。”

“你看这是谁?”

陆犯一看民警展示的模拟像,顿时脸色苍白,惊慌得不知所措。

因为模拟像画的太像了,仿佛就是他的一张照片……

张欣清楚地记得,1982年的春天,他复员回到故乡松江县,被分配到松江站派出所工作。一名海军的通讯兵,还在向往军舰、向往大海的时候,又要当一名铁路民警了。他不觉得这是生活中的一个转折,只认为这是一次工作调动,而这次调动从北京回到了故乡,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啊1 1985年,公安处(当时为分局)调他到预审科工作,不久又调他到处办公室当秘书。一天,当时的分局局长很随意地跟他说着玩:“张欣,你会画画,现在我讲个人,看你画得像不像。”

“局长,你是要……”

“要考考你,怎么样?”

“你讲吧,我试试看。”

局长略微思考了一下,用几分钟的时间讲述了一个友人的形象特征。张欣听完以后,迅速地在脑海中综合着这个人物形象。只见他拿起笔在纸上刷刷地画了起来,画得那样自如,画得那样熟练。不一会儿,他将一幅模拟画像送到了局长面前。

局长一看,惊喜地笑道:“像,太像了!简直就是一张照片……小张,为了更好地发挥你的特长,愿不愿意到技术科去工作?”

“愿意,当然愿意!”张欣激动的眼里闪着泪花。是啊,怎么能不激动呢?领导的关心和理解就像一泓春水,淙淙地从心底流过。窗外,虽是冬日的寒风在呼啸,而张欣却觉得春风迎面吹来了,浑身都暖融融的!

“从那时起,你就到技术科工作了?”

“是的。”

“除了画模拟像以外,你还负责什么工作?”

“我主要是搞文字检验的,还负责录像。”

“工作忙吗?”
“忙。因为我们分局管辖的地区大,经常要出差。现在已经是8月了,可我今年只在上海呆了两个月。福州、鹰潭、徐州、南京、蚌埠、昆明……都去过了。昨天,我刚从嘉善回来。”

“你画罪犯模拟像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了,许多兄弟单位也要请你去协助工作。这样你的工作就更多、任务就更重了。”

“其实,画罪犯模拟像的工作,我只是试着先走了几步,便得到了许多关心和鼓励。这项工作很复杂,它不单单是一个绘画技术,摆在面前的有许多课题,需要研究,需要实践。这当然要有勇气和毅力,要有事业心……”

“你第一次画罪犯模拟像就成功了吗?”

“是的。第一次画就成功了。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当时又惊又喜,是渴望的,又是没想到的,坦率地说,我没有想到第一次画就会成功。我不会忘记我画的第一张罪犯模拟像。”

那是1987年的夏天,上海北站行李房被人冒领了一台彩色电视机。作案的罪犯是谁?没有一点线索。北站广场人流量那么大,要寻找一个罪犯,就像在大海里捞针。但是海再大,海再深,这根“针”一定要捞。

于是,张欣接受了任务,他找了行李房的几个工作人员,让他们仔细回忆冒领彩色电视机人的形象。几分钟后,他画出了罪犯的模拟像,派出所的民警一看,就认出了这个刚刚释放不久的罪犯。罪犯归案了,张欣画的第一张模拟像成功了,这是一个胜利的起点,也是一个更艰苦、更需要清醒的起点。两年多来,张欣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着。由于他及时地画出了罪犯模拟像,一个个罪犯很快就缉拿归案了。1989年张欣荣立铁道部公安局授予的三等功。他创作的一幅画《目标出现》,也荣获了铁道部公安局“卫士之光”优秀奖。

“近年来,铁路流窜犯罪作案不断增多,给侦破工作增加了难度。有些案例具备画罪犯模拟像的条件,如果错过了时机,就会使犯罪分子漏网。因此,在工作中我总是抓住有利的时机不放……”张欣深有体会地说着,又递给我几张罪犯模拟像。“模拟像不同于照片,怎样才能画得像呢?”

“这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我的体会是首先要抓住陈述人的第一印象,这是能否画好模拟像的关键。时间一长,陈述人记忆淡薄,所反映的形象差异就大。必须抓紧时间迅速记录拼凑画像。但是又不能步步紧逼,造成陈述人的紧张心理,这样容易产生主观再造形象。陈述人的职业、性别不同,所反映的形象特征质量也不一样。一般来讲女性对形象记忆比较准确。当然,从技巧上来说画模拟像同画国画、油画、水粉画一样,没有捷径,只有刻苦地加强基本功训练,多画,多积累资料。”

张欣告诉我,他的家仍住在松江县,一年四季他每天早晨都是4点45分起床,乘180次列车到市区上班,下午17点40分乘207次列车回家。每天晚上都要画画,再累再忙都要坚持。他上下班都要乘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列车上竟是他画模拟像的广阔天地。对某个旅客观察两分钟,然后背过身迅速地画出他的形象。就这样,他不停地画,艰苦地画,两年多来已经画了2 000多幅背临画了。

“看来,你早出晚归,又经常出差在外,是没有时间顾家了,所有的家务都要交给爱人负担了。”

“是的,她承担着超负荷的家务,这也是一种奉献,一种牺牲。”

“她没有意见吗?”

“习惯了,已经没有意见了。她理解我,我也理解她……不过,我两岁的儿子已经快不认识我了。”说完张欣幽默地笑了。

“听说有的市民来信,请你为他们去世的亲人画像?”

“我经常收到这样的信,他们的心情和要求我完全理解,只要有时间,我总是满足他们的愿望。最近,有一位台湾同胞来上海探亲,要为死去的亲人立碑,因为没有照片,也要请我画像……”

我与张欣谈得兴致正浓,没想到他又接受任务立即就要外出了。

我的采访只好中断,对我来说这当然是个遗憾。他有些歉意地紧紧握了握我的手,与我告别了。望着他的身影我在想:这英俊的小伙子靠的就是天才吗?不,所谓有天才的人,不就是那些具有毅力的人、勤奋的人、入迷的人和忘我的人吗!人的天赋就像火花,它既可以熄灭,也可以燃烧起来,是什么能使这火花燃成烈焰呢?

是坚强的意志,是艰苦拼搏,是强烈的事业心和对人民深厚的爱!无论时代的潮流怎样汹涌,无论生活的江河怎样奔腾,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总是凭着自己纯朴而又高尚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的路。那是充满了阳光的路,充满了风雨的路,也是充满了希望的路!在这条路上,所期望的不是别的,而是能全力以赴地投身于一种美好的事业,自己所迷恋和热爱的事业!

▌文章来源/《人民警察》杂志, 2002年06月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缅怀!刑侦专家张欣早年事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那就鼓励一下张律师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一键拨号

error: 温馨提示: 本站启用内容保护,禁止复制